中工娛樂(lè )

特稿204|給冰川“蓋被子”的人

來(lái)源:中工網(wǎng)-工人日報
2024-06-26 08:00

【特稿204】

原標題:給冰川“蓋被子”的人

工人日報-中工網(wǎng)本報記者 陳丹丹 吳鐸思

如果像在夏天給冰棍蓋棉被一樣,也給冰川蓋一床“被子”,能不能讓它們消融得慢一些?在最高海拔4484米的天山1號冰川,中國科學(xué)院西北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資源研究院冰川學(xué)家王飛騰及其團隊,開(kāi)展了一場(chǎng)高寒秘境之中的創(chuàng )新試驗。

在三維的地球表面,有一條不易察覺(jué)的雪線(xiàn),海拔在此之上的地方終年積雪,人跡罕至。一些水和雪花,似乎想從此處逃離,卻又意外被凍在這里,成為凝固的冰川,在以萬(wàn)年計的時(shí)間尺度里,悄然改變著(zhù)大地的形態(tài)。

中國是地球中低緯度地區的冰川第一大國,4.8萬(wàn)多條冰川散落在一條條高海拔山脈之上。每年春夏時(shí)節,冰川化作澄澈的細流汨汨而下,如同問(wèn)候人間的一封封書(shū)信。中國科學(xué)院西北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資源研究院冰川學(xué)家王飛騰及其團隊的研究,便是在雪線(xiàn)之上的高寒秘境展開(kāi)。

天山山脈,中國冰川最多的山系,9000余條冰川分布于此。其中,天山1號冰川形成于第三冰川紀,距今已有約480萬(wàn)年的歷史,最高海拔4484米。在這里工作,王飛騰和團隊成員就要反復穿越極寒,抵達高地,盡管每一次都并不容易。

從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開(kāi)始,國內研究者已對天山1號冰川進(jìn)行了長(cháng)達60余年的持續觀(guān)測。他們得到了一個(gè)令人擔憂(yōu)的數據:

倘若沒(méi)有得到有效保護,或許在50年后,天山1號冰川就會(huì )消失。

冰川對人類(lèi)意味著(zhù)什么?如何保護冰川?能不能延長(cháng)它們的壽命?一批又一批研究者,將自己的人生與磅礴的冰川相連,投之以數十上百年的心血,代代接續,靜靜守護這個(gè)晶瑩而壯美的世界。

給冰川“蓋被子”。受訪(fǎng)者供圖

最開(kāi)始

2004年7月末,王飛騰第一次見(jiàn)到天山1號冰川。

“那是一種無(wú)與倫比的震撼?!被貞浧疬@次攀登,連續工作略顯疲憊的他立刻變得神采飛揚。自小生活在齊魯大地,王飛騰只在冬天見(jiàn)過(guò)雪花,這是他頭一回在夏天與冰雪“親密接觸”。

走走,停停,看看,摸摸。此時(shí)此刻,冰川如同一處超凡脫俗的神秘之境。清晨的陽(yáng)光毫無(wú)保留地傾灑在龐大的冰體之上,光線(xiàn)在晶瑩的冰層間跳躍,折射出鉆石般炫目的光芒。放眼望去,潔白的冰川宛若凝固的海浪,層層堆疊,呈現出一種攝人心魄的美。

然而,新鮮感就像春夏升溫時(shí)的冰川,伴著(zhù)日復一日的枯燥研究逐漸消融。

那時(shí),他們日常居住的中國科學(xué)院天山冰川觀(guān)測試驗站,建在海拔2000多米的山谷間,研究員們常常是每隔大半年才回趟家。這座始建于1959年的試驗站,最早由著(zhù)名地理學(xué)家、“中國現代冰川學(xué)之父”施雅風(fēng)倡議建設,是我國冰川學(xué)研究的發(fā)源地之一。

不同于一些扎在書(shū)齋或試驗室里的學(xué)科,冰川學(xué)要求研究者開(kāi)展大量野外實(shí)地觀(guān)測。進(jìn)駐試驗站之后一兩年的觀(guān)測期里,王飛騰幾乎每周都要跟著(zhù)導師爬一趟冰川,“山里每新降一場(chǎng)雪,意味著(zhù)我們要再動(dòng)身一次?!?/p>

他開(kāi)始苦惱。每回出發(fā),都是同樣的攀登路線(xiàn),同樣的白茫茫一片,還要扛上幾十公斤重的儀器,觀(guān)測數據,記錄數據。精神上的高度集中與單調的任務(wù)交織在一起,他心里反復閃過(guò)一個(gè)念頭:“這份工作到底有什么意義?”

這種從興奮到困惑的變化,站里的“大師姐”李慧林也深有體會(huì )。2005年,她跟隨好友從蘭州來(lái)試驗站參觀(guān)?;貞浧鸪鮼?lái)站里的景象,“一路顛簸,晚上睡覺(jué)時(shí),房間的天花板上,甚至突然掉下了蜘蛛?!崩罨哿终f(shuō),“但登頂的那一刻,一切都值了?!?/p>

她至今記得在試驗站時(shí)的一個(gè)畫(huà)面,那是一天清晨,準備出去呼吸下新鮮空氣的她,遛到站點(diǎn)旁的河邊散步。這時(shí),一位身著(zhù)哈薩克族服裝的小伙騎馬從遠處而來(lái),他的身后跟著(zhù)一匹匹駿馬。陽(yáng)光灑在小伙和馬背上,地面的影子被拉得很長(cháng)。一瞬間,人、馬、山、河仿佛融為一體,“對于那個(gè)年齡的我,那種自由太有吸引力了,就像肆意揮灑的青春?!?/p>

這樣的新奇體驗,讓一直生活在蘭州城里的她難以抗拒,“世界上怎么會(huì )有這么好玩兒的事情?”

帶著(zhù)對自由的向往,李慧林把自己的本科專(zhuān)業(yè)從物理轉為地理,專(zhuān)注開(kāi)展冰川物質(zhì)平衡研究。此后的近20年里,她在這個(gè)試驗站上,度過(guò)了攻讀碩士、博士以及成為老師的人生重要節點(diǎn)。

但是,內心的掙扎卻如影隨形?!把芯课锢硇枰v向思維,挖掘問(wèn)題必須深入準確。地理專(zhuān)業(yè)的研究則需要更寬泛的思考,需要對偶然和不完美有更多包容性?!碑斃Щ笠u來(lái)時(shí),李慧林經(jīng)常會(huì )去山里四處走走,排解情緒,重獲內心的平靜后,再繼續開(kāi)展研究,“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,想要探求一個(gè)正確的結果?!?/p>

“2006年前后,有研究發(fā)現全球變暖正在加速,人們對于冰川保護的關(guān)注度也越來(lái)越高?!闭窃谶@段時(shí)間,王飛騰意識到,原來(lái)自己的研究也有很強的現實(shí)意義,能夠解決很多實(shí)際問(wèn)題,“慢慢地,也就從困惑期走出來(lái)了”。

天山1號冰川。本報記者 吳鐸思 攝

三段路

試驗站的春夏之交,正是一年中最熱鬧的時(shí)候。4月29日,早上9點(diǎn)剛過(guò),在站里工作了十多年的研究員張昕,扛上工具準備出發(fā)觀(guān)測冰川。

每年4~9月,是我國多條冰川的強烈消融期。趁著(zhù)這幾個(gè)月,國內外的研究者從天南海北趕來(lái),到達位于烏魯木齊西南方的試驗站,開(kāi)展每年最為重要和集中的野外觀(guān)測工作。

試驗站設有兩個(gè)站點(diǎn),基本站和高山站。第一段路程,是從海拔2000多米的基本站,開(kāi)車(chē)前往海拔3000多米的高山站。

路上的這兩三個(gè)小時(shí),可以說(shuō)是觀(guān)測前最為刺激和有趣的時(shí)段。車(chē)子沿著(zhù)蜿蜒的盤(pán)山公路緩緩前行,好似一頭扎進(jìn)了某個(gè)神秘的世界。輪胎揚起黃色塵土,發(fā)動(dòng)機的轟鳴聲在山谷中回蕩。一側是看不到頂的陡峭山崖,巨石嶙峋,仿佛隨時(shí)會(huì )有碎石從上方滾落。另一側是深不見(jiàn)底的幽深山谷,云霧在下方若隱若現。

“今天天氣不錯。幸運的話(huà),路上能看到各種野生動(dòng)物,旱獺啊,黃羊啊,巖羊啊……”

坐在副駕駛位的林茂偉,扭過(guò)頭來(lái)向大家介紹沿途的景觀(guān)。主要負責站里科研項目溝通以及學(xué)生對接任務(wù)的他,原本在家鄉天水工作。2018年4月,他在首次爬上天山1號冰川后,就一眼相中了這里,“感覺(jué)非常好,也是個(gè)讓人憧憬和值得留下的地方”。

林茂偉話(huà)音未落,坐在后排的張昕突然指向窗外:“快看!”

放眼望去,一群巖羊正在陡峭的崖壁邊輕巧跳躍。棕灰色的皮毛,在4月的褐色山谷中隱約可見(jiàn)??吹接熊?chē)子駛過(guò),這些巖羊倒也不躲,繼續悠哉悠哉地在山坡上晃蕩。它們如同雪山的精靈,為寂靜的山谷平添了幾分生機與活力。

到達高山站后,車(chē)子已經(jīng)很難再往上開(kāi)了。這里距離冰川末端,約莫還有3公里,需要徒步前進(jìn)。這是此行的第二段路程。

第三段路程,從冰川末端到頂端,這是最后約一公里,也是最艱難的一段。山高,崖陡,雪滑,研究者們常常要背著(zhù)重達幾十公斤的裝備,走上三四個(gè)小時(shí)。

危險,大多發(fā)生在這段登頂前的路。有一幕在李慧林的心里始終揮之不去。當時(shí),她和導師正準備攀登一條極為陡峭的冰川,他們腰間拴著(zhù)同一條繩子,前后間隔約一二十米。走著(zhù)走著(zhù),李慧林突然發(fā)覺(jué),“走在前面的導師,怎么不見(jiàn)了!”她焦急地朝前尋去,低頭一看,雙腿立刻嚇軟了——

導師的雙臂,正費力地撐在一條冰裂隙兩邊。身體下方,深淵暗不見(jiàn)底。

“趴下!”導師朝李慧林大喊一聲。呼嘯的寒風(fēng)裹挾著(zhù)雪粒,如刀子刮過(guò)李慧林的面龐,顧不得陣陣刺痛,她立刻趴到冰面上,和其他隊友一起,拽緊繩子,一寸一寸地把導師拉了上來(lái)。

營(yíng)救成功的那一刻,李慧林撐不住了,一下子躺倒在冰面上。她的呼吸愈發(fā)急促,心臟在胸腔中劇烈地跳動(dòng)。疏松多孔的積雪,如同鋪在高山上的一大塊吸音棉,周?chē)黄澎o。

此刻,李慧林覺(jué)得,天地之間,

仿佛只能聽(tīng)到自己的心跳聲。

科研人員攀爬冰川。本報記者 吳鐸思 攝

“蓋被子”

隨著(zhù)氣候變暖,過(guò)去50年間,全國已有超8000條冰川消失。尤其是在2000年以后,世界多個(gè)國家和地區的冰川消融速率急劇上升。

如果說(shuō),全球變暖是王飛騰進(jìn)一步理解冰川保護意義的時(shí)代背景,那么,2014年到吉木乃縣開(kāi)展的一次鄉村調研,則讓他更具體深刻地意識到:

保護冰川,是迫在眉睫的,是與每個(gè)普通人生活息息相關(guān)的。

“我們這個(gè)地方,是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??!”當地縣委書(shū)記的一番話(huà),讓人心酸又心痛。在這個(gè)位于祖國大西北的小縣城,距離主城區約50公里的冰川,是這里的生命之源和固體水庫。每當夏天到來(lái),冰川融水如同母親的乳汁,滋潤大地,哺育一方生靈。

“哪一年下雪多了,冰川融水多了,我們這兒的百姓,就能多種兩三萬(wàn)畝地。要是哪一年融水少了,不少老百姓只能棄耕,收入也會(huì )跟著(zhù)變少?!边@位縣委書(shū)記說(shuō),在當地百姓心里,冰川就是神山,“我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(zhù)冰川越來(lái)越少??!”

冰川還剩多少?對老百姓還會(huì )有多大影響?為了更快速直觀(guān)了解冰川消融數據,當地政府工作人員跟王飛騰一起,爬上了縣城附近的冰川。當天下午5點(diǎn)左右,工作結束的一行人正準備下山,誰(shuí)知,途中突遇暴風(fēng)雪,山間氣溫驟降,能見(jiàn)度急劇降低。

此時(shí),距離營(yíng)地只剩三四公里的路了。水利局的一位工作人員體力不支,逐漸失溫,幾乎一步也走不動(dòng)了。他哆嗦著(zhù)從衣兜里摸出手機,準備寫(xiě)下一封遺書(shū)。

“不能睡!不能睡!想想你的孩子!”大家一邊攙扶著(zhù)他,一邊扯著(zhù)嗓子叫他不要睡覺(jué)。直到第二天凌晨2點(diǎn)左右,摸黑走了9個(gè)多小時(shí)的他們,才終于平安返回營(yíng)地。

有沒(méi)有什么好辦法能減緩冰川消融?這個(gè)關(guān)于冰川保護的宏大時(shí)代課題,這一刻,再次困住了王飛騰。

在這一領(lǐng)域,雖然國外有一些嘗試和經(jīng)驗,但適合我國實(shí)踐推廣的并不是很多。在安第斯山脈附近,人們給海拔5000米以上的巖石刷上了特制白色“油漆”,增強陽(yáng)光反射,瑞士的一些科學(xué)組織則用特殊設計的管道將湖水抽出,制成“人造雪”……

這些試驗我國是否適用?我們能否做些新的嘗試?如果像夏天給冰棍蓋棉被一樣,也給冰川蓋一床“被子”,能不能讓它們消融得慢一些?

這個(gè)思路,來(lái)源于王飛騰2016年的一次嘗試。當時(shí),他參與到籌備2022年北京冬奧會(huì )滑雪場(chǎng)雪務(wù)保障的工作中。其間,他和團隊嘗試在雪面覆蓋隔熱反光布料,以確保在舉辦冬奧會(huì )當年的2月份順利儲雪,試驗效果非常顯著(zhù)。

這給他帶來(lái)了冰川保護的新靈感。2020年8月,王飛騰帶領(lǐng)團隊先后前往天山1號冰川和位于四川盆地西過(guò)渡地帶的達古冰川,準備在兩地分別開(kāi)展給冰川“蓋被子”的試驗。試驗的原理,是用一種特制布料直接將冰體覆蓋,增強隔熱效果,提高反照率,進(jìn)而使得布料之下的冰面維持較低的溫度,減緩冰川消融。用于覆蓋冰體的布料,被王飛騰稱(chēng)為“土工布”,是一種主要由棉綸、滌綸、腈綸等高分子聚合物制成的合成纖維。

這一次,盡管隊員們已經(jīng)極其熟悉上山的流程,但試驗的艱難程度,還是超出了他們的預期。極寒,缺氧,大家除了要手提肩扛數十公斤的檢測儀器,還要背上重達60公斤的“土工布”。

“徒步走在冰面上,每一步都異常艱難?!睆谋┒碎_(kāi)始的約1公里路程,王飛騰和隊友們輪流背設備,整整花了兩個(gè)多小時(shí)才走完,最終順利把500平方米的“土工布”運送到冰川保護區,并全部鋪設完畢。

“可是,這樣做真的有用嗎?”對于試驗結果,即便是在王飛騰心里,最開(kāi)始也是一直打鼓的。這之后,他們又開(kāi)展了持續數月的數據監測工作。試驗數據表明,相較于未覆蓋隔熱反光材料的冰川,500平方米的試驗場(chǎng)中,冰川總消融量減少34%。

這證明,給冰川“蓋被子”,是有效果的。

科研人員給冰川鋪設“蓋被子”的試驗材料。受訪(fǎng)者供圖

趣生活

試驗站的生活,不僅僅有試驗,還有種一家幾代人過(guò)日子似的瑣碎幸福。

還沒(méi)到飯點(diǎn),手藝很好的食堂老師傅,套著(zhù)藍大褂,站在食堂所在的二層小樓門(mén)口,跟一旁的小伙們閑聊。在山里,大中午的陽(yáng)光很是刺眼,兩只貓正瞇縫著(zhù)眼,懶洋洋地窩在老師傅的影子里。

一側的草坪上,靜靜趴著(zhù)一頭看不出是什么品種的犬。它那原本濃密的黑色毛發(fā),已經(jīng)變得稀疏斑駁,夾雜著(zhù)些許灰白色。偶爾,它也會(huì )抬起頭來(lái),用略顯渾濁的雙眼,望向遠方。

忙里偷閑的時(shí)候,研究員們總會(huì )想辦法找些“樂(lè )子”,充實(shí)業(yè)余生活。在張昕眼里,閑時(shí)和隊友爬山是一件充滿(mǎn)“誘惑”和樂(lè )趣的事。去年七八月份,站里來(lái)了很多實(shí)習的學(xué)生。一連幾天,張昕和同事帶著(zhù)這幫年輕的姑娘小伙,清晨從站里出發(fā),沿著(zhù)山中的羊腸小道向上爬,“一路上,到處是野草莓、野蘑菇,要是累了,還能躺在茂密的樹(shù)林下乘乘涼?!?/p>

跟老師傅聊天的小伙中,有位名叫陳建,90后,2015年開(kāi)始駐站。每次外出觀(guān)測,他都會(huì )隨隊開(kāi)展后勤保障工作。

途中的意外,總是猝不及防。去年6月,王飛騰帶領(lǐng)團隊前往博格達峰開(kāi)展冰川研究,在山上扎起帳篷,連著(zhù)住了7天。有天夜里,山間突然下起冰雹,“帳篷被風(fēng)吹得噼里啪啦響,隱隱約約聽(tīng)見(jiàn)有人挖東西的聲音?!?/p>

被驚醒的隊員們隨即拉開(kāi)帳篷,探出腦袋一瞧,“哎呀!林茂偉的帳篷被淹了,他正握著(zhù)一個(gè)吃飯用的小勺,趴在山坡上挖水槽呢!”見(jiàn)狀,大家立刻找來(lái)工具,幫著(zhù)林茂偉清理積水。

“夏天時(shí)冰很薄,冰塌了,他掉下去了,掉到2米多深的水里了?!标惤ㄓ浀煤芮宄?,還有一次,在隨隊去冰川觀(guān)測途中,隊伍里有個(gè)小伙掉進(jìn)了冰湖。其他隊員馬上拿來(lái)觀(guān)測用的長(cháng)花桿,趴下遞給小伙,隨后把他拉了上來(lái)。冰湖里的水很涼,小伙凍得直打哆嗦。

“我們大家,你脫一條秋褲,我脫一條外褲,這個(gè)脫一件外套,那個(gè)脫一件T恤,馬上把他裹在中間,幫他把衣服換了?!?/p>

向未來(lái)

對于給冰川“蓋被子”的質(zhì)疑聲,從未消失。成本高不高,難度大不大,效果好不好,適用范圍有多大……人們不解的地方有很多。

實(shí)際上,在天山1號冰川和達古冰川開(kāi)展的“蓋被子”試驗結果,已經(jīng)證明這項技術(shù)對于減緩冰川消融是有顯著(zhù)效果的,并且能在一定程度上推動(dò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。

王飛騰算了一筆賬。以達古冰川為例,2020年開(kāi)展試驗后,觀(guān)測數據顯示,“土工布”覆蓋的區域物質(zhì)平衡消融速率明顯低于未覆蓋區域。不僅如此,給冰川“蓋被子”的試驗項目,直接帶動(dòng)當地旅游收入提升。

即便如此,給冰川“蓋被子”,到底能不能大面積推廣?

對此,王飛騰也有自己的擔憂(yōu),主要問(wèn)題在于,這項試驗的成本和難度都很高,屬于保護性試驗,雖為進(jìn)行工程類(lèi)減緩冰川消融的試驗奠定了一定基礎,也吸引了更多人關(guān)注冰川保護,但仍然處于起步階段。

“無(wú)論是天山1號冰川還是達古冰川,就目前的試驗區域而言,選擇的都是面積較小、交通便利且有旅游價(jià)值的小型冰川,推廣起來(lái)很難?!?/p>

“我國現存冰川4.8萬(wàn)多條,世界范圍內的冰川更是不計其數。如何保護數量更多的、罕有人至的冰川?”近年來(lái),王飛騰和團隊也在持續嘗試其他的辦法,比如在冰川區開(kāi)展人工降雪試驗等,目前已經(jīng)取得一些積極成效。

“冰川消融,就像一個(gè)人得了癌癥?!?/p>

王飛騰說(shuō),冰川研究者像是醫生,給冰川開(kāi)了藥方,但還是阻斷不了冰川消亡,“這個(gè)病人本來(lái)能活到80歲,經(jīng)過(guò)我們的治療,現在能活到85歲或者90歲?!?/p>

比起研究層面的困難,更讓他憂(yōu)心的,是科研人員的嚴重短缺。他表示,“目前,國內以研究冰川為職業(yè)的,也就不到50人”,招收學(xué)生時(shí),常常有人被“冰川學(xué)”嚇跑了,他們覺(jué)得這是一個(gè)極為“苦寒”的研究領(lǐng)域。而在僅有的學(xué)生中,畢業(yè)后真正從事冰川研究的,更是寥寥可數,“歸根到底,可能還是大家對這個(gè)方向了解不多?!?/p>

“我會(huì )給學(xué)生們講冰川學(xué)好玩的一面,也會(huì )給他們‘潑涼水’。比如,登頂時(shí)很有成就感,但實(shí)地研究會(huì )很辛苦很危險?!崩罨哿謳н^(guò)很多學(xué)生,每一次,她都會(huì )給學(xué)生講清這份工作的兩面性,讓大家盡量做出理性選擇,“但是這幾年,越來(lái)越多的年輕學(xué)生,開(kāi)始對這個(gè)領(lǐng)域感興趣了?!?/p>

只有真正爬過(guò)冰川,才能對冰川學(xué)研究的樂(lè )趣與艱辛,產(chǎn)生直觀(guān)的認識。在今年4月開(kāi)展的春季觀(guān)測中,有位來(lái)站里學(xué)習的博士生不解地問(wèn)李慧林:“為什么冰川的觀(guān)測數據這么少呢?”當他喘著(zhù)粗氣爬上坡度近40度的冰川陡坡后,這才意識到:“原來(lái),觀(guān)測冰川數據,并不是容易的?!?/p>

有人說(shuō),研究冰川的人,都對冰川有著(zhù)超乎一般科學(xué)家對于自己研究對象的感情。王飛騰曾在朋友圈轉發(fā)過(guò)一篇關(guān)于冰川研究者的文章,他把文章中的一句話(huà),一字不動(dòng)地寫(xiě)了下來(lái):

我們是一片雪花,降落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。

王飛騰盼望著(zhù),能有更多人愿意看看這一領(lǐng)域,真正了解它,走近它。正如冰川學(xué)界的老前輩施雅風(fēng)所說(shuō),“冰川事業(yè)是一項豪邁的事業(yè),是勇敢者的事業(yè)?!?/p>

談及對于未來(lái)的期待,王飛騰覺(jué)得,通過(guò)研究和試驗喚起大眾的環(huán)保意識,呼吁更多人保持低碳生活,對于冰川保護具有根本意義:

“盼望有一天,再也不用給冰川‘蓋被子’,而它們能按照自然規律生存下去?!?/p>

11

更多精彩內容請掃描二維碼

責任編輯:尹文卓

媒體矩陣
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客戶(hù)端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微信號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微博號

  • 中工網(wǎng)抖音號

中工網(wǎng)客戶(hù)端

億萬(wàn)職工的網(wǎng)上家園

馬上體驗

關(guān)于我們 |版權聲明 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151598 | 網(wǎng)絡(luò )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151598
Copyright ? 2008-2024 by www.agustinmoreno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掃碼關(guān)注

中工網(wǎng)微信


中工網(wǎng)微博


中工網(wǎng)抖音


工人日報
客戶(hù)端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