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工娛樂(lè )

深海見(jiàn)證:千里之行,始于寸心

來(lái)源:解放軍報
2024-06-26 11:39

原標題:

深海見(jiàn)證:千里之行,始于寸心

何鐵城 周卓群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雷彬

常言說(shuō),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。然而對于潛艇兵來(lái)說(shuō),身處密閉狹小的“鋼鐵罐頭”里,“始于足下”的感覺(jué)也許是一種奢望——他們的活動(dòng)空間太有限了。

但是,潛艇兵的心靈空間必須很大,必須裝得下許許多多的、有形無(wú)形的東西。對使命責任的理解、對艱苦寂寞的耐受、對勝利榮譽(yù)的追求……這些心靈深處的自問(wèn)自答,支撐他們在深海潛伏堅守、默默遠航。

也許,對于潛艇兵來(lái)說(shuō),千里之行的波濤,正是從內心的微瀾涌起的;千里之行的壯舉,也是從內心的“突圍”起步的。

“總要有人挺在前面,為什么不能是我”

起風(fēng)了。

南部戰區海軍某潛艇支隊舵信技師牟朝春張開(kāi)手掌,神情驟然緊張。

有經(jīng)驗的潛艇兵都知道,風(fēng),有時(shí)并不是什么好意象——

起風(fēng)后,原本平靜的海面會(huì )變得狂躁。

牟朝春擔心的,是今天將有3名官兵家屬入營(yíng)探望,如果她們不能及時(shí)趕到,就只能困在對面的碼頭,與親人隔海遙望。

“這種感覺(jué),就是電視劇里說(shuō)的,‘近在咫尺,卻遠在天涯’?!碑斈?,牟朝春的妻子第一次探營(yíng)時(shí),就遇上過(guò)一場(chǎng)熱帶風(fēng)暴。妻子路上花了3天,又在岸上困了4天,整整一周才見(jiàn)到他。

然而,剛把妻子安頓下來(lái),牟朝春就接到通知:臨時(shí)有任務(wù),潛艇緊急出航。

“我要走了,有事找他!”來(lái)不及過(guò)多解釋?zhuān)渤喊褢鹩训氖謾C號碼留給妻子,隨后就隨潛艇消失在茫茫大海。

從那時(shí)起,家與國的概念,在牟朝春的心里進(jìn)一步豐富起來(lái)。出航時(shí),他在筆記本上寫(xiě)下這樣一句話(huà):“當了潛艇兵,就注定離家人很遠,離祖國很近?!?/p>

十幾年過(guò)去,曾經(jīng)意氣風(fēng)發(fā)的青年小伙,已經(jīng)成長(cháng)為人民海軍一級軍士長(cháng)?;叵胪?,牟朝春已經(jīng)多了一分從容。當年的那句話(huà),如今,還可以寫(xiě)得更豐富——

比如,離陸地很遠,離大海很近;離安逸很遠,離斗爭很近……

這是一名潛艇老兵20多年軍旅生涯總結出來(lái)的心得。每一個(gè)詞組,都來(lái)自老兵搏擊大海的切身感受。

那年,官兵們在海上抗擊臺風(fēng),牟朝春站在艦橋值瞭望更。凌晨5點(diǎn),海上疾風(fēng)吹來(lái),激起幾米高的波濤,用力拍打著(zhù)潛艇。在大海的力量面前,人實(shí)在渺小。牟朝春感覺(jué)海浪就像水墻一樣壓過(guò)來(lái),完全將他淹沒(méi)。這時(shí),一個(gè)架子掉落下來(lái),重重砸在他的腦袋上。血混著(zhù)海水流下來(lái),他忍著(zhù)疼痛,繼續堅守在戰位上。

那是牟朝春第一次正面迎戰風(fēng)暴,也是他第一次感覺(jué)到,安穩如此遙遠,死亡如此之近。臺風(fēng)過(guò)去后,牟朝春產(chǎn)生嚴重的應激反應,吃不下飯、睡不著(zhù)覺(jué)。迷茫和憂(yōu)慮,一次次占據他的大腦。

直到踏上陸地,真正有了安穩的感覺(jué),牟朝春跑到炊事班,一口氣吞下3碗面條。隨后,他開(kāi)始聯(lián)系妻子,視頻接通的那一刻,熟悉的面容出現在眼前,這個(gè)性格剛毅的山東漢子當著(zhù)大家的面,一下子就哭了出來(lái)……

“在海上的時(shí)候,我告訴自己,打死也不當潛艇兵了?!蹦渤赫f(shuō),原本他已經(jīng)想好了退伍,但想到領(lǐng)導的關(guān)心和陪伴,想到艇上那群生死相依的戰友,他又改了主意:“總要有人挺在前面,為什么不能是我?”

牟朝春說(shuō),在他陷入迷茫時(shí),隨艇出海的支隊領(lǐng)導曾跟他說(shuō)過(guò)一句話(huà):“信仰就是,你一千次想放棄,又一千零一次選擇堅持?!?/p>

后來(lái),這句話(huà)成了牟朝春的座右銘,陪伴他走到今天。

“劍可以不如人,劍法必須高于人”

水面之下,潛艇兵不斷摸索大海的習性,也時(shí)刻向大海描述著(zhù)自己的性格。

“咱支隊的潛艇兵是什么性格?”面對記者提問(wèn),性子直率的雷達技師劉曉光毫不避諱:“過(guò)去有些自卑,現在無(wú)所畏懼?!?/p>

這里面,涉及一段歷史:與同類(lèi)型的單位相比,支隊組建時(shí)間晚,所轄潛艇大都是從別的單位轉隸來(lái)的。這些年,受制于駐地條件和任務(wù)需求影響,這里幾乎沒(méi)有新艇加入。

支隊組建時(shí),劉曉光跟隨潛艇一起來(lái)到支隊。時(shí)光飛逝而過(guò),如今,他已經(jīng)戴上了一級軍士長(cháng)軍銜,而他腳下的潛艇還是這個(gè)“老伙計”——

時(shí)間過(guò)得太快。這些年,部隊武器裝備加速更新?lián)Q代,多種新型潛艇相繼入列,在一眾“后起之秀”面前,它已經(jīng)是人民海軍現役序列中型號最老的潛艇,也許再過(guò)兩年,它也將達齡退役,成為歷史。

在此之前,支隊不少官兵都經(jīng)歷過(guò)尷尬時(shí)刻。出航準備時(shí),相關(guān)裝備已經(jīng)停產(chǎn),柴油機兵張辰需要多方籌措備品備件;外出學(xué)習,舵信兵韓非向教員請教業(yè)務(wù)問(wèn)題,教員驚訝地說(shuō):“我們現在都不教這個(gè)型號了,你們還在用嗎?”劉曉光還記得,上級組織交流活動(dòng),外單位戰友參觀(guān)完他們的潛艇,定的主題是“憶苦思甜”……

官兵的心氣,決定部隊的士氣。那時(shí)候,支隊人心不定,建設發(fā)展一度陷入困境。在這個(gè)節骨眼兒,新一屆支隊黨委決定,“立足老潛艇,來(lái)一場(chǎng)思想大革新”。

“藍鯨論壇”“龍宮講堂”相繼開(kāi)講,每名支隊領(lǐng)導掛鉤一個(gè)單位,帶頭參加討論辨析。讓黨委班子沒(méi)有想到的是,有時(shí)根本不需要他們去“教育”,群眾心里蘊藏著(zhù)哲理——

一場(chǎng)辯論會(huì ),面對“老裝備能不能行”的問(wèn)題,有的說(shuō)“以弱勝強才是真本領(lǐng)”,還有的認為“大不了和敵人同歸于盡”……

就在大家的討論愈發(fā)激烈時(shí),一位下士站了起來(lái),用洪亮的聲音喊道:“抗日戰爭難不難?抗美援朝難不難?我們不都勝利了嗎?英雄的后人難道就不行了?”

后來(lái)大家才知道,這位說(shuō)話(huà)有些“沖”的年輕戰士叫趙玉童,他的爺爺,曾在抗美援朝戰場(chǎng)與敵人激烈拼殺,小腿都被子彈打穿了……那天,他給戰友們講述了小時(shí)候從爺爺口中聽(tīng)來(lái)的戰斗故事,官兵無(wú)不動(dòng)容。

趙玉童的意外發(fā)言,將辯論推向高潮,官兵們漸漸統一了思想:無(wú)論時(shí)代如何變化,人始終是戰爭勝負的決定性因素。

在另外一些單位,同樣的思想交鋒還帶來(lái)了不同收獲:官兵們經(jīng)過(guò)討論認為,雖然潛艇老舊,但他們對裝備的探索和掌握游刃有余,這在實(shí)際作戰中是一種優(yōu)勢。

趁此時(shí)機,支隊黨委制訂出詳細的發(fā)展規劃,號召官兵摒棄猶豫和顧慮,用成績(jì)證明自己:“劍可以不如人,劍法必須高于人!”

心氣足了,斗志就旺了。這幾年,該支隊立足現有裝備,主動(dòng)開(kāi)展多項課題研究,官兵們帶著(zhù)全新任務(wù)一次次扎進(jìn)深海,多個(gè)專(zhuān)攻精練成果在上級評比中獲獎。

去年,某艇面對先進(jìn)的水面艦艇編隊,采取高超的戰術(shù)戰法彌補裝備硬件不足,硬是靠人的判斷和操作,以老對新、以弱勝強,取得了“三戰三捷”的驕人戰績(jì),全艇榮立集體三等功。

幾乎同一時(shí)間,支隊另一艘潛艇在某項重大演訓任務(wù)中,官兵用一流的軍事素養贏(yíng)得任務(wù)指揮員高度贊揚。官兵們感慨不已——

“受人尊重的,不僅是裝備本身,更是人的本領(lǐng)?!?/p>

“我的初心從這里開(kāi)始,也將在這里延續”

一份血書(shū),珍藏在某艇員隊王艇長(cháng)的抽屜里。

血書(shū),來(lái)自二級上士龔鵬介。去年,艇隊受領(lǐng)一項緊急任務(wù),出海時(shí)間長(cháng)、危險性大,艇長(cháng)給全體官兵作了一場(chǎng)慷慨激昂的戰前動(dòng)員:“怕死不當潛艇兵,黨和人民考驗我們的時(shí)候到了!”

然而,回到班里一看,龔鵬介發(fā)現自己并不在出海名單上。想起艇長(cháng)在動(dòng)員時(shí)所說(shuō)的話(huà),龔鵬介當場(chǎng)急了,為了向艇黨委證明自己并不“怕死”,他刺破手指,一筆一畫(huà)寫(xiě)下心聲,鄭重交給艇長(cháng)。

“在這個(gè)時(shí)代,還有戰士寫(xiě)血書(shū),我既驚訝又感動(dòng)?!蓖跬чL(cháng)記得,在軍史館里,當年海上形勢驟然緊張,老一輩潛艇兵紛紛寫(xiě)下遺書(shū),毅然出海。其中,有的遺書(shū)就是用鮮血寫(xiě)成的。

“過(guò)去常見(jiàn)的事情,現在讓我們感到驚訝,是因為時(shí)代在變,思維和認知也在變?!弊鳛橹ш牫闪r(shí)的第一批官兵,王艇長(cháng)親眼見(jiàn)證了這片海、這支部隊發(fā)生的巨大變化——

當年,條件艱苦,沒(méi)有訓練場(chǎng)地,官兵們就在海里苦練,有時(shí)候被水母蜇傷了,疼得整晚睡不著(zhù)覺(jué),留下的傷疤至今清晰。有人生病了,只能先靠軍醫簡(jiǎn)單處理,等有船上岸時(shí)再去治療……

這幾年,他們下大力解決歷史遺留問(wèn)題,全新的損管樓、游泳池、醫療房相繼建成……與環(huán)境同時(shí)改變的,還有越來(lái)越年輕的士兵:過(guò)去,潛艇兵給人的印象總是深沉、內斂和神秘;現在,年輕一代的潛艇兵時(shí)髦、活潑,富有個(gè)性,似乎與潛艇的特質(zhì)有些“不搭”。對此,記者提出一個(gè)老生常談的時(shí)代話(huà)題:年輕一代還愿意吃苦嗎?

“不用避諱,很多人就是擔心我們還能不能打勝仗?!敝ш犻L(cháng)單刀直入,給記者講了一個(gè)故事:此前,某潛艇在任務(wù)途中某部位突發(fā)故障,如果處理不當,或將導致海水倒灌,后果不堪設想。柴油機技師黃龍琪從未經(jīng)歷過(guò)此類(lèi)情況,他趕忙計算參數,進(jìn)行了臨時(shí)處理。

然而,風(fēng)險依然存在,是請示返航還是繼續前進(jìn)?當艇黨委向大家征求意見(jiàn)時(shí),全艇沒(méi)有一個(gè)人退縮:“有問(wèn)題,我們一起解決”……

年輕一代的話(huà),依然是不畏艱險,依然給人以充足的底氣。

作為一名“老潛艇”,支隊長(cháng)說(shuō),無(wú)論時(shí)代如何變遷,潛艇兵鉆研打仗的勁頭和習慣從未改變——

為了練就“耳功”,聲吶兵鄧裕林自學(xué)剪輯軟件,把幾十種樂(lè )器的聲音混在一起辨別;就在前幾天,新兵封啟進(jìn)還主動(dòng)找艇長(cháng)探討,他在競技游戲里看到的一套艦艇組合模式可以引入訓練……

當年,戰士封昌利考學(xué)離開(kāi)支隊。上軍校期間,封昌利連續4年綜合成績(jì)排名第一,獲得多個(gè)學(xué)科競賽獎項,兩次榮立三等功。頂著(zhù)這些光環(huán),畢業(yè)時(shí),他的選擇有很多,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,封昌利最終選擇回來(lái),在一艘潛艇擔任副部門(mén)長(cháng)。

“我的初心從這里開(kāi)始,也將在這里延續?!狈獠f(shuō)。

責任編輯:王天玥

媒體矩陣
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客戶(hù)端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微信號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微博號

  • 中工網(wǎng)抖音號

中工網(wǎng)客戶(hù)端

億萬(wàn)職工的網(wǎng)上家園

馬上體驗

關(guān)于我們 |版權聲明 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151598 | 網(wǎng)絡(luò )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151598
Copyright ? 2008-2024 by www.agustinmoreno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掃碼關(guān)注

中工網(wǎng)微信


中工網(wǎng)微博


中工網(wǎng)抖音


工人日報
客戶(hù)端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