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工娛樂(lè )

在“活力城市”中感受中國式現代化的萬(wàn)千氣象

來(lái)源:光明日報
2024-06-27 08:42

原標題:在“活力城市”中感受中國式現代化的萬(wàn)千氣象

城市是全面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重要載體,保持城市活力是增強現代化建設動(dòng)能的內在要求,也是實(shí)現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抓手。2015年召開(kāi)的中央城市工作會(huì )議提出,要“建設和諧宜居、富有活力、各具特色的現代化城市”。2019年11月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上??疾鞎r(shí)指出,城市建設要“合理安排生產(chǎn)、生活、生態(tài)空間,走內涵式、集約型、綠色化的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路子,努力創(chuàng )造宜業(yè)、宜居、宜樂(lè )、宜游的良好環(huán)境”。2023年7月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成都大運會(huì )開(kāi)幕式歡迎宴會(huì )上的致辭中指出,“成都是中國最具活力和幸福感的城市之一”“歡迎大家到成都街頭走走看看,體驗并分享中國式現代化的萬(wàn)千氣象”。城市建設是中國式現代化建設的重要引擎,在中國式現代化建設新征程中,應深入踐行黨中央關(guān)于建設富有活力現代化城市的要求,堅持走中國特色城市發(fā)展道路,著(zhù)力推動(dòng)活力城市建設與現代化建設同頻同步發(fā)展,充分體現中國式現代化的萬(wàn)千氣象。

1.何為活力城市,城市活力何為?

城市是經(jīng)濟、文化、社會(huì )、生態(tài)等方面活動(dòng)的中心,在現代化建設中發(fā)揮引領(lǐng)帶動(dòng)作用。而城市活力則是城市現代化和城市興盛繁榮的綜合反映,體現在城市發(fā)展的方方面面。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各地因地制宜、積極踐行人民城市重要理念,努力推動(dòng)經(jīng)濟的活躍景氣、社會(huì )的生意盎然、文化的兼容并蓄和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,活力城市實(shí)踐取得顯著(zhù)成效。

經(jīng)濟活力是城市活力最重要的體現,具有充沛經(jīng)濟活力的城市,在自身實(shí)力持續壯大的同時(shí),也能激活城市活力的各個(gè)維度,并帶動(dòng)全域經(jīng)濟共同發(fā)展。在促進(jìn)經(jīng)濟活躍景氣的城市建設實(shí)踐中,有的城市不斷增強城市核心功能,提升經(jīng)濟綜合能級和影響力。如上海服從服務(wù)國家戰略,以國際經(jīng)濟中心、金融中心、貿易中心、航運中心和科技創(chuàng )新中心等“五個(gè)中心”建設為抓手,持續提升城市核心競爭力和全球影響力。有的城市深入實(shí)施創(chuàng )新驅動(dòng)發(fā)展戰略,充分彰顯經(jīng)濟韌性和創(chuàng )新活力。如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經(jīng)濟活力重要支撐極的深圳,搶抓科技創(chuàng )新和新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新機遇,打造“創(chuàng )新之城”;每1000名深圳市民中就有超過(guò)200名創(chuàng )業(yè)者,推動(dòng)深圳成為創(chuàng )業(yè)者的天堂。以制造業(yè)為主的常州,其細分行業(yè)的“隱形冠軍”企業(yè)達二百多家,尤其是新能源汽車(chē)企業(yè)的集聚持續為常州筑牢“工業(yè)家底”,展現出卓越的產(chǎn)業(yè)活力。有的城市深入實(shí)踐開(kāi)放發(fā)展戰略,打造開(kāi)放高地釋放開(kāi)放勢能,如成都抓住共建“一帶一路”新機遇,從不沿邊、不靠海的內陸腹地變?yōu)殚_(kāi)放前沿,成為國家向西開(kāi)放的“龍頭”。有的城市以新產(chǎn)業(yè)、新業(yè)態(tài)、新模式的“三新”經(jīng)濟迸發(fā)潛能展現新活力。如先有沈陽(yáng)憑著(zhù)“不是歐洲去不起,沈陽(yáng)更有性?xún)r(jià)比”爆火出圈,后有“哈爾濱”真誠待客一炮而紅,東北以冰雪為媒,不斷融入新元素、打造新場(chǎng)景、激發(fā)新消費。

“民,乃城之本也,人心往之,城必興焉”。城市的核心是人,“近悅遠來(lái)”是城市充滿(mǎn)社會(huì )活力的顯著(zhù)標志。在促進(jìn)城市面貌生意盎然的城市建設實(shí)踐中,有的城市堅持以人為本,不斷完善城市功能,著(zhù)力提升人民生活品質(zhì)。如成都積極開(kāi)展幸福美好生活十大工程,形成“以人興城、人心往之”的良性循環(huán),成為全國第1個(gè)常住人口突破2000萬(wàn)且GDP突破2萬(wàn)億元大關(guān)的副省級城市。有的城市積極實(shí)施城市更新,推動(dòng)老城煥發(fā)新活力。如南京始終堅持人民至上,實(shí)施“南京老城南小西湖街區保護與再生實(shí)踐”項目,最終實(shí)現小西湖街區整體保護、設施優(yōu)化、持續更新、活力激發(fā)的多元目標,以城市更新喚起老城區新活力。有些城市積極推進(jìn)適老化、適幼化和無(wú)障礙改造,打造全齡友好示范樣板。如北京大力推進(jìn)室內適老化改造,逐步形成區級統籌、街鄉主導、社區協(xié)調、居民議事和企業(yè)運作的“五方聯(lián)動(dòng)”新機制;河南開(kāi)封廣泛推廣城市“紅色議事廳”,用議事廳聽(tīng)取民意、發(fā)揮民智,創(chuàng )新性地采取了“3+3”電梯加裝模式,讓城市“有礙”變“有愛(ài)”。

文化建設是城市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要體現,也是激發(fā)城市活力的基礎性力量。推動(dòng)城市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,文化是重要支點(diǎn);滿(mǎn)足人民日益增長(cháng)的美好生活需要,文化是重要因素。在促進(jìn)文化發(fā)展兼容并蓄的城市建設實(shí)踐中,有的城市與古為新,向傳統要活力,在賡續傳統的同時(shí)激發(fā)文化創(chuàng )新,滋養城市新生命力。如蘇州始終將歷史文化街區保護傳承牢記于心,全力打造姑蘇這座“活著(zhù)的古城”,聞名于世的平江歷史文化街區就是蘇州獨有的寶貴財富,其古韻今風(fēng)、萬(wàn)象更新的特質(zhì)吸引著(zhù)無(wú)數游客。有的城市將文化融入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血脈,用工業(yè)文化彰顯不一樣的城市秀帶。如沈陽(yáng)活化利用城市“工業(yè)銹帶”,使之成為城市“文化秀帶”,對重塑符號意義、聚集文化財富產(chǎn)生了深遠影響。有的城市積極挖掘和利用紅色文化,成功開(kāi)辟了一條依托紅色文化促進(jìn)地方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的道路。如遵義市高度重視紅色文化的傳承,積極推行紅色遺存保護利用、紅色精神研究發(fā)掘、紅色資源文旅融合、紅色基因傳承教育、紅色文藝精品創(chuàng )作“五大工程”,成功探索出一條以紅色文化保鮮地方文旅活力的新路子。有的城市則與時(shí)俱進(jìn),用數字媒介夯實(shí)文化活力底蘊。如成都大力推行世界文創(chuàng )名城、旅游名城、賽事名城和國際美食之都、音樂(lè )之都、會(huì )展之都等“三城三都”建設,既成功孵化《王者榮耀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等現象級文創(chuàng )IP,也通過(guò)熊貓文化、天府文化塑造了一系列新業(yè)態(tài)、新場(chǎng)景,以特色文化盤(pán)活城市活力。

良好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關(guān)乎人民福祉,對保持和提升城市活力不可替代。在促進(jìn)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城市建設實(shí)踐中,有的城市大力推行小微綠地的挖潛與提升,塑造城市活力新場(chǎng)景。如北京以口袋公園持續提質(zhì)增綠,修葺一新的北新橋街心花園、平安大街口袋公園、西單體育游園等都成功變身成為居民“后花園”“會(huì )客廳”和“健身房”,實(shí)現核心城區推窗見(jiàn)綠、開(kāi)門(mén)入園。有的城市強化流域生態(tài)保護,著(zhù)力推動(dòng)生態(tài)修復工作,不斷提升城市生態(tài)水平。如浙江錢(qián)塘江流域各城市強化流域生態(tài)保護,從錢(qián)江源頭到東海潮頭,一條大江徐徐鋪展生態(tài)長(cháng)卷,成為沿江維穩生態(tài)、承載福祉的秀麗風(fēng)景線(xiàn),營(yíng)造出江南水鄉的詩(shī)情畫(huà)意。陜西漢中積極推動(dòng)生態(tài)修復工作,占地6.5平方公里的天漢濕地公園不僅成為眾多野生動(dòng)植物的天堂,也化作市民休閑健身的好去處,被譽(yù)為漢中市民的“幸福園”。

2.活力城市建設實(shí)踐中存在哪些短板?

雖然我國活力城市建設成效顯著(zhù),但仍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問(wèn)題。同時(shí),正在全面推進(jìn)的城市更新,也面臨著(zhù)產(chǎn)業(yè)及生活配套合理性不足、同質(zhì)化嚴重、文化特質(zhì)缺乏等挑戰。

發(fā)展動(dòng)力和效率仍需進(jìn)一步提升。從發(fā)展動(dòng)力來(lái)看,一些城市發(fā)展的動(dòng)力來(lái)源相對單一,局限于一時(shí)一域,可持續性、可拓展性不足,未能形成動(dòng)力永續、良性循環(huán)、互促互進(jìn)的良好格局,更難以適應發(fā)展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對于科技創(chuàng )新、產(chǎn)業(yè)迭代等方面的要求。從效率來(lái)看,一些城市的勞動(dòng)和土地等要素生產(chǎn)率有待提升,特別是全要素生產(chǎn)率還不夠高,資源利用的集約高效水平還有待提升;在城市單個(gè)系統運行上效率還不高,例如部分城市綜合交通系統運行低效;在城市不同板塊之間,乃至城市與周邊地區的協(xié)同協(xié)作還不夠高效,如城市內部板塊的發(fā)展聯(lián)動(dòng)以及與城市外部的同城化、區域一體化發(fā)展有待加速推進(jìn)。

活力城市建設的基礎支撐還不夠穩固。比如,公共服務(wù)不夠均等、貧富差距拉大等,可能削弱社會(huì )凝聚力,影響社會(huì )發(fā)展活力的充分釋放。在快速城市化進(jìn)程中,傳統文化和習俗受現代化沖擊,城市文化特質(zhì)面臨消失風(fēng)險,可能削弱城市吸引力,影響城市認同感的塑造。一些城市生產(chǎn)、生活、生態(tài)空間布局不盡合理,公共交通、城市綠地供給不足,空氣、水質(zhì)等問(wèn)題依然存在,與市民所要求的宜業(yè)、宜居、宜樂(lè )、宜游的良好環(huán)境還有差距。

城市治理的支點(diǎn)作用尚未充分發(fā)揮。一些城市的信息化和智能化水平有待提高,數據共享和系統互聯(lián)互通仍存在壁壘,影響了治理效率和應急響應能力。一些城市公眾參與城市治理的渠道和機制尚不完善,市民的意見(jiàn)和建議難以充分融入決策過(guò)程,制約了城市治理的科學(xué)性。

3.如何進(jìn)一步激活和提升城市活力?

對于不同城市來(lái)說(shuō),保持和提升城市活力的核心在于緊扣城市自身發(fā)展的獨特屬性,以經(jīng)濟、社會(huì )、文化及生態(tài)四大活力領(lǐng)域為重點(diǎn),增強活力城市的動(dòng)力源,并以智慧治理和城市更新為支點(diǎn),積極營(yíng)造和諧的社會(huì )環(huán)境和宜居的生活空間,為現代化建設催生澎湃動(dòng)能。

以激發(fā)市場(chǎng)主體活力為目標、以科技創(chuàng )新為持續推動(dòng)力,進(jìn)一步提升城市經(jīng)濟活力。針對城市傳統產(chǎn)業(yè),應充分利用新業(yè)態(tài)、新技術(shù)和新模式,實(shí)現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,從而推動(dòng)生產(chǎn)、流通、消費模式的深遠變革,使傳統產(chǎn)業(yè)重煥生機與活力;城市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目標應緊密追蹤全球科技前沿,立足國家發(fā)展戰略需求,增強自主創(chuàng )新的核心能力,突破關(guān)鍵技術(shù)的研發(fā)瓶頸;持續推進(jìn)區域人才政策革新,加快建設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創(chuàng )新高地,以人才“活水”激蕩經(jīng)濟活力“一池春水”。

始終堅持人民至上,努力建設美好宜居城市,“以人興城”激發(fā)社會(huì )活力。應注重協(xié)調各類(lèi)公共服務(wù)設施的服務(wù)距離,加快形成“15分鐘便民生活圈”,以滿(mǎn)足居民的共性服務(wù)需求;推動(dòng)公共服務(wù)不斷下沉,全力構建城鄉教育共同體,助推優(yōu)質(zhì)教育公平可及,將新增醫療衛生資源向郊區特別是新城布局,確保城市公共服務(wù)均等化;加快推進(jìn)以“三區一村”改造為主的城市更新,將適老化、適幼化改造提上日程,構建更為舒適便利的人居環(huán)境;采取切實(shí)可行的政策舉措,如實(shí)施促進(jìn)青年人才發(fā)展的區域規劃、優(yōu)化青年就業(yè)創(chuàng )業(yè)條件、加強青年住房支持政策、減輕青年家庭負擔、提高青年人才吸引和培養機制等,促使更多年輕人才投身城市,為城市社會(huì )繁榮注入源源不斷的活力。

堅持以文化人、以文惠民、以文潤城、以文興業(yè),彰顯城市特色傳統文化價(jià)值,煥發(fā)城市文化活力。保護和賡續城市文脈,盤(pán)活文化資源,統籌塑造具有鮮明地域特色的文化品牌,把文化價(jià)值融入城市血脈,勾勒出城市文化的活力基調;杜絕大拆大建,突出城市性格,活化利用歷史特色文化街區,注重對傳統歷史文化活動(dòng)的引導;推動(dòng)城市圖書(shū)館、博物館、美術(shù)館和文化館等各類(lèi)公共文化設施改造新建,塑造城市記憶新地標;加快發(fā)展城市數字文化產(chǎn)業(yè),以新業(yè)態(tài)新技術(shù)新模式賦能文化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,著(zhù)力提升文化產(chǎn)業(yè)輻射帶動(dòng)能力;構建覆蓋城市群的“文化走廊”,將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融入城市旅游產(chǎn)業(yè)規劃之中,推進(jìn)文化與旅游產(chǎn)業(yè)的深度整合,充分發(fā)揮文旅產(chǎn)業(yè)能動(dòng)性。

以高水平生態(tài)環(huán)保為依托,激發(fā)城市生態(tài)活力。進(jìn)一步構建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人工生態(tài)系統,因地制宜建設城市綠道,打造街心綠地、濕地和“15分鐘公園圈”,以期持續優(yōu)化人居環(huán)境;加快推動(dòng)生態(tài)文明體制的構建,建立生態(tài)文明責任體系;以“綠色”為城市發(fā)展底色,推動(dòng)資源要素向綠色低碳新興產(chǎn)業(yè)集聚,著(zhù)力推動(dòng)工業(yè)、交通、能源等領(lǐng)域實(shí)現綠色低碳轉型,倡導綠色出行和綠色家庭、綠色社區建設。

以高效治理賦能韌性智慧城市建設,探索城市共建共治共享新機制。應以場(chǎng)景治理創(chuàng )新數字化治理模式,加快推進(jìn)城市運行“一網(wǎng)統管”、政務(wù)服務(wù)“一網(wǎng)通辦”、數據資源“一網(wǎng)通享”、社會(huì )訴求“一鍵回應”,促進(jìn)城市生活品質(zhì)和政府治理效能全面提升;關(guān)注城市安全運行及民眾生命財產(chǎn)安全的基礎領(lǐng)域,運用數字技術(shù)實(shí)現全方位全時(shí)段的多維度預警監測;以黨組織為內核,通過(guò)凝聚和整合城市基層社會(huì )中的各類(lèi)社會(huì )組織,指導基層群眾開(kāi)展有序自治,構建“一核多元”社會(huì )治理體系,以基層治理煥發(fā)城市治理新活力。

(作者:鄧智團,系上海市習近平新時(shí)代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、上海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城市與人口發(fā)展研究所研究員; 漆肖琪,系上海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研究助理; 明亮,系成都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研究員)

責任編輯:王后

媒體矩陣
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客戶(hù)端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微信號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微博號

  • 中工網(wǎng)抖音號

中工網(wǎng)客戶(hù)端

億萬(wàn)職工的網(wǎng)上家園

馬上體驗

關(guān)于我們 |版權聲明 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151598 | 網(wǎng)絡(luò )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151598
Copyright ? 2008-2024 by www.agustinmoreno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掃碼關(guān)注

中工網(wǎng)微信


中工網(wǎng)微博


中工網(wǎng)抖音


工人日報
客戶(hù)端
×